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那天下午,天氣悶熱,黑雲壓頂,即將大雨傾盆。 我和妻子顧不了那麼多,全心陪伴女兒在體育館參加拉丁舞比賽。女兒參賽的項目有二:恰恰和倫巴。 女兒說:有些緊張。 那可不行,怎能夠緊張,否則會影響比賽。我們及時給女兒打氣,鼓勵她放下包袱,輕鬆上陣。 女兒點著頭,可心裡還是咯登,儘管她去年冬天曾在此參加過類似的賽事。 事實證明:此等場合不緊張是絕對不可能的,只是看程度如何罷了。女兒上場了,動作力度不夠,氣質展現不夠,又對那首恰恰舞曲不熟,只好落得沒能進入決賽的境地。 坐在觀眾席上的我們很替女兒捏了把汗,但也只能尊重現實,默默地為女兒祈禱,願她在下一個倫巴項目比賽中發揮好應有的水平。 女兒雖然聽不到我們的祝福,然而看見了觀眾席上的我們,令她精神大振,激動不已。 女兒是好樣的!這次倫巴比賽,她發揮正常,而且舞曲熟悉,助了她一臂之力。 激動的時刻終於到來,女兒順利地進入到倫巴的決賽行列。看她興奮的小臉、進場的優雅姿勢,我們明白:此時的女兒就是一隻快樂的小鳥,在賽場自由徜徉。我們懂得,鼓掌為女兒加油,為女兒鼓勁。儘管女兒在喧鬧中根本聽不到我們的掌聲和助威,可我們還是那樣執著,那樣專注。 賽完,最難等的還是成績公佈。我們接到了女兒,開始了女兒認為是漫長的等候。一等獎吧,強中更有強中手,多半不可能;二等獎吧,憑女兒平時練就的實力,完全有可能;三等獎吧,天然有份,按照比賽規定進入決賽的自然是三等獎。女兒曾說過:要是得了一等獎,我這為父的必須請她吃飯,要求低,就是吃一碗肥腸面,算作我的嘉獎。為了這份待遇,女兒在一個多月的訓練中,十分刻苦,訓練和作業結束時,往往是晚間十時過,很是艱辛;為了這個目標的實現,女兒很有毅力,堅持不懈地參加訓練,從來都沒有打過退堂鼓;為了兌現我的承諾,鼓勵女兒,接送女兒,監督女兒,總是盼望著女兒獲得一等獎好日子的到來;為了女兒的理想和愛好,妻子也沒少付出,輔導,鼓勁,聯絡,接送,觀摩,一有空就會忙乎起來…… 現在,女兒焦急等待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,因為苦苦的集訓很快就會有結果了,我的嘉獎正在向她招手呢! 結果出來了,出乎意料:女兒與一等獎失之交臂,與二等獎擦肩而過,獲得了天然的三等獎。女兒大大的雙眸閃出失望的眼神,有些悲哀。 在我們的眼裡:寶貝已經努力了,能夠獲得三等獎,也是相當不錯了。起碼,能夠進入決賽,就比未進入決賽的幸運多了,又多了一次鍛煉自我、展示自我的機會;獲獎了,更是對女兒鍾愛拉丁舞、刻苦訓練的認證與回報,能不欣慰嗎,能不愉悅嗎?! 於是,我們給女兒講了一大堆道理,輪流安慰她。 漸漸地,女兒眨巴的眼睛有了神采,配合我們一起為她的成績公示情況拍照留念。 這次,女兒雖然沒有得到一等獎,僅得三等獎,嚴格上來說,不該獎勵她肥腸面。可是,女兒獲得三等獎也不是易事,按照賞識教育、奉獻愛心的精神,我這為父的還在猶豫什麼?!體育館邊的小麵館,終究成了我們獎賞女兒的理想之地。 雷雨來臨,到麵館躲雨、吃麵的人很多,而女兒全神貫注地享用著那碗香烹烹的肥腸面,小臉上不時蕩漾出燦爛的笑容。 望著女兒如花的笑臉,我們的心情豁然開朗,如同狂瀉的雷雨,那般暢快,那般愜意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又是這樣冷清的一個人在夜裡徘徊。 不知道是因為機緣巧合,還是什麼?總要面對的人和事,終會遇上。 很高興的是,我終於可以平靜的面對。因為真的沒有什麼。 其實,我很不喜歡跟他們一起出去的,不知道為什麼,總覺得自己是多餘的一位。可有可無。 有時,不愛計較很多的事情,可是,不計較意外,總會在意。 或許最寂寞的不過是,熱鬧的人潮中,心在孤獨罷了。說不清是為什麼,可是就是不快。 或許,總會記起愛過得某些人,某些事。 可是,或許慶幸當初沒有認真的選擇過他。不然,今天真的不知道會是怎樣的一個結局。 也有三四年了,原來也是這麼久的事情了。忘了,真的忘了。 忘了那是怎樣的一種感覺。或許,曾經愛上的只是那一處的影子,並不是他,我從來沒有認識過真正的他。就是這樣的一回事。 無法廝守終生的愛情,不過是人生的一處轉機處,風景再美,也得轉飛別處。 多麼經典的語句。 喜歡上乙,是因為原本有著些會在一起很久的錯覺吧。而現在比陌生人還要陌生。 我不知道初衷是什麼?因為我總覺得愛情沒有理由。 有人說我,像瞎子。早晚有一天碰到牆上,撞到頭破血流。 可是,我執著。 沒辦法,或許今生就是孤苦的命。跟誰可以去計較? 誰都不可以,就得學會默默的面對。 因為是我,所以也就說不清了。